关于肿瘤标记物的研究-美国心理学核心期刊

时间:2018-03-21    来源:360期刊网    浏览:803

美国心理学核心期刊       心理健康论文       医学心理学论文     医学期刊投稿
  肿瘤标记物多由肿瘤组织产生,对于肿瘤的诊断、疗效的评价及预后有重要意义。目前; ,临床上卵巢癌相关血清糖类抗原125(CA125)、甲胎蛋白(α-FP) 已作为肿瘤标记物广泛用于上皮性非粘液性卵巢癌及内胚窦瘤等卵巢肿瘤,为该类卵巢肿瘤的诊断及鉴别诊断提供了可靠的依据。但还有部分卵巢恶性肿瘤,如粘液性卵巢癌及性索间质肿瘤,仍缺乏合适的肿瘤标记物,不能满足辅助诊断及随访的需要,是急待解决的问题之一。通过近几年的研究发现,抑制素在某些卵巢恶性肿瘤中有一定程度的表达,可以作为一种” 肿瘤标记物应用于临床。
  1.鉴别颗粒细胞瘤与其他性索间质肿瘤:
  McCluggage等[12]应用抗抑制素染色方法来鉴别颗粒细胞瘤与其他性索间质肿瘤,结果发现,颗粒细胞瘤与其他性索间质肿瘤染色均为阳性,阳性率在成年型颗粒细胞瘤中为100%,其他性索间质肿瘤为60%,卵巢冠肿瘤为2%。颗粒细胞瘤与其他性索间质肿瘤之间无显着差异。
  Rishi等[13]发现,抗抑制素染色阳性率在成年型颗粒细胞瘤中为97%,幼年型中为100%,纤维泡膜细胞瘤中为80%,支持以上结论。Kommoss等[14]应用单克隆抗抑制素α抗体对卵巢肿瘤进行染色分析后也认为,抗抑制素α抗体化学染色不能区分颗粒细胞瘤与其他性索间质肿瘤。
  原因是颗粒细胞瘤能分泌α与βA亚单位,睾丸间质细胞(Leydig细胞)、颗粒细胞分泌抑制素α亚单位[4,15]。所以,目前还不能用抗抑制素α抗体化学染色鉴别颗粒细胞瘤与其他性索间质肿瘤。但后者是否也分泌抑制素βA亚单位;患者血清中抑制素的浓度如何及与不同肿瘤类型的关系;能否通过检测患者血清中抑制素β亚单位的类型及分泌的浓度,来区别颗粒细胞瘤与其他性索间质肿瘤等,还是有待解决的问题。
  2.鉴别胃肠道的原发病灶及卵巢转移性病灶:
  临床上,部分卵巢粘液性癌患者继发于胃肠道的粘液性癌,或合并有原发卵巢粘液性癌胃肠道及全身转移。CA125、CEA等标记物不能提示原发或转移情况,联合应用抑制素后虽然可以协助临床诊断,但是对病灶的情况还不明了,文献亦尚无报道。因此,抑制素是否能够鉴别卵巢原发与继发性粘液性癌;能否提示卵巢粘液性癌胃肠道和全身转移情况以及发生转移后的抑制素浓度如何,分泌类型是否转变等问题还需深入研究。
  目前,虽然抑制素在颗粒细胞瘤与其他卵巢肿瘤间存在一定交叉反应,在某些卵巢肿瘤中的分泌形式及血清中的浓度不十分明确,还不能单独用于卵巢恶性肿瘤的诊断与鉴别。但是,抑制素在颗粒细胞瘤及卵巢粘液性癌等部分卵巢恶性肿瘤的诊断、疗效评价、预测肿瘤复发和随访等方面已表现出重要意义。随着研究的深入及技术的进步,抑制素不仅可以作为肿瘤标记物应用于临床诊断、鉴别及随访卵巢恶性肿瘤,而且还可以通过携带放射性标记物及肿瘤特异性的单克隆抗体来作为肿瘤示踪、靶向治疗的方法。
中国医疗保险杂志投稿        http://www.360qikan.com/